栞子

mafusora 溫存症


“下禮拜四就是你的婚禮了呢!soraru桑…”
對難得主動打電話過來的soraru桑激動的說著,但突然發現自己早已經跟soraru桑分手了,而且自己是當婚禮裡的配角而不是主角後心情變的有點低落

“嗯”
不知道自己怎麼會主動打給對方的soraru想著,明明已經分手了,對方應該也是蠻尷尬的吧

“你可以幫我致詞嗎?我跟lon的婚禮上”
soraru直接切入重點問mafu的意願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戳重mafu的痛處,而mafu確實接問說“我可以去找你嗎?”

“牛頭不對馬尾”
soraru在地電話另一邊像mafu罵到,不過還是馬上回答對方現在可以,順便補充了一句自己開門進來,畢竟早上陪lon跟96醬去看了婚紗已經不想在動了,反正以前大學同居時有給mafu有鑰匙來著

mafu在自己的公寓整理自己的背包要,準備去soraru桑家裡,看到床頭中學時期剛與soraru桑相遇時被老師要求拍的照片,當時soraru桑一臉不情願的站到我的右邊,看都沒看一眼,反而一直看著地板

不過我喜歡這樣的soraru桑

“已經是冬天了啊”一邊戴上手套一邊從口中吐出了一些白霧說著

當年我們相遇也是在冬天呢soraru桑
那個時候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了你哦
很少有人對第一次見面的人產生這種感覺的,更何況是男性
我現在依然喜歡著soraru桑

當初提出交往的是我,然而說出“我們分手吧”的也是自己
提出交往的時候soraru桑是默認的,說了什麼“都可以”然後背著書包走到教室門口看了mafu講了一句不跟上來我就自己回家了

自言自語的在路上呢喃著一些瑣碎的小事情後,馬上就到了soraru桑家,要進門時翻了翻自己的鑰匙圈上並沒有他家的鑰匙,這是才突然想起我們大學結束同居分手的時候就把鑰匙還給soraru桑了

“可是soraru桑要我自己進門,叫他會不會讓他生氣啊?”

獨自一個人站在門口不知道是在對誰說,我記得之前soraru桑常常忘記帶鑰匙,因為怕我不在家沒辦法幫他開門,所以就在門口的第二個盆栽土裡,放了一把備用鑰匙。

那把鑰匙原本是用來怕soraru桑一個人出門沒帶鑰匙我有不在,而現在確實我沒了鑰匙,soraru桑要我自己進來只好用的嗎?這樣一想突然覺得自己真可悲

或許我想多了而已吧?soraru桑雖然表面沉穩但是遇到砸派或是圖如起來的事情腦袋就會提出「罷工停止運轉」的標語,畢竟我突然說要過來soraru桑,他大概8成也沒有想到我鑰匙早就換給他了吧?

“soraru桑、我進來了哦”一邊玄關脫掉鞋子一邊小心翼翼的向對方確認
“soraru桑…?”見對方沒有回應便再叫了一次,確定對方兩次都沒有聽到後決定直接去臥室看看soraru桑在做些什麼導致沒有回應自己

“soraru桑你在嗎?”推開臥室的門之後看到對方手拿著遊戲機在「是否要重新?」的選擇提上面,而對方卻穿著襯衫跟長褲在床上睡著了,他知道,soraru桑玩遊戲的理由,除了腳色可愛劇情不錯以外的理由
在不擅長的情境下可以玩遊戲當作躲避的方法
在感到害羞的時候會玩著遊戲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,什麼都沒有存在過一樣

這樣子真的很狡猾,各種意味上都是

“soraru桑,不蓋被子睡會感冒哦”對方沒有回應只是輕輕的呼吸著,大概是熟睡了吧

現在想想,當初要不是學校禁止學生帶遊戲機到學校的話,自己的告白可能也會被玩遊戲給帶過也說不定

當初跟soraru桑提分手的時候是覺得自己這樣束縛到了對方,時常想著如果不跟soraru桑告白的話他會像一般人一樣的交女朋友,結婚,有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,然後和伴侶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、上學、交到新朋友,到後來漸漸脫離了這個小小的、溫暖的、充滿著回憶及父母的愛的家,而soraru桑將會和伴侶攜手共度美好的一生

當然,這些建立在沒有見到自己的情況下

所以mafu選擇了離開soraru桑,這樣子對誰都好

之後soraru桑遇到了lon醬,自己變漸漸的離開了soraru桑的生活圈,不是soraru桑疏遠他的,而是他自行離開的,他不能怪任何人,soraru桑是他自己選擇離開,而lon醬只是剛好遇到了soraru桑,她沒有搶,而是自己讓soraru桑有機會遇到她而已

“soraru桑、我可以睡在你旁邊嗎?”就讓我待在你的身邊,依存著你的溫度,在最後的時間貪婪一下吧。